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籍 > 第四十二回 表军功颁谐花烛 诛奸佞封赠团圆 正文

第四十二回 表军功颁谐花烛 诛奸佞封赠团圆

作者:佚名  阅读:次  类别:古籍 大汉三合明珠宝剑全传

诗曰:

害人自害古规词,何事屈忠昧此思。
试看今朝身受戮,臭名难免后人讥。

且说武帝问众文武何如处置?刑部郝云龙上殿:“启奏万岁,马俊带得胜兵五万回朝,但兵系在各处营中调点,非尽京城所拨。伏乞皇上敕诏,兵是其营,则归其营。免入皇城,恐惊百姓。尔等军士,为国效劳,亦有功之人。待诏下日,自有封赏。解到囚笼反贼,容日发落。押解之将,小心看来。”武帝准奏,命柳眉降旨,着郝联带敕,回马俊营中。

马俊见圣旨,内着兵士,各归旧日营伍。王爷一一给支兵粮,各自归营去了。天子命司马相如,统属官员出廓迎接,代朕一行。马俊兄妹柳絮众将,与百官相拜,威风凛凛,各皆入了皇城。马俊兄妹,进入王府。柳絮回归府第,相见父母:“请问母亲,何日进京?”贾氏说:“系汝父回朝授左相职,有书合眷同到。”是晚父子谈论重逢。郝联回刑部衙署,天伦乐叙。其余诸将,皆在王府安身。

过了一宵,直至天明,众将齐到。马俊、柳絮众将随后,在朝房听候。五更三点,武帝踏上金銮,文武分班,黄门奏事官:“启奏万岁,悦心王马俊、驸马柳絮、众将等,候旨传宣。”又谏议大夫张敞,奉旨巡按,回朝复命。天子大喜,开金口:“宣上来。”马俊朝参俯伏:“我主万岁。”“王兄赐绣垫。”柳絮叩跪见:“我王万岁”“驸马赐绣垫。”众将跪过了,侍立一旁。

张敞上殿俯伏,将巡按之事,一一奏明。武帝道:“有劳卿家,代天巡按,交部议升。”张敞谢恩归班而坐。天子又问:“征伐屈忠成等若何?”郝联上殿下跪:“卫青将军战死沙场,棺在东炮山停住,命官看守。臣此时大怒,斩却忠成之弟忠立,龟精卜道安,毒喷元帅,以至殒了老将军之命。幸得王爷兵到,怒斩贼将木雄,奸相逃在东炮山。王爷又将兵困他水泄不通,危在旦夕,突有王勇系赤松林贼首,侯相盗入营盘,举火为号,拼死救了忠成,逃往赤松林。王爷大兵攻击,又遇妖道聂法成邪宝利害。幸得慈悲付善才童子收败恶妖。”将历历情节,这般这般,如此如此,一一奏明。

有卫雄两泪交流,上殿俯伏:“启上万岁,臣父为国捐躯,乞天恩准我挂孝,运柩回家,以安先灵。”武帝准奏,命郝联带一千人马,引卫青将军安葬。旨意一下,领命而行。又有丞相柳眉奏道:“臣儿柳絮,蒙为驸马,可恨屈忠成之子屈方,假认驸马。致惹一场大祸,乞在监牢赐出,待臣观看。”天子命御林军,入监调出在殿前。各皆观其相貌,俱皆大叹:“他有几分相似。怪道宄秘行为,古今罕有。”押回入监不表。

且表武帝命马俊:“军前有功者,一一开列,待朕论功封赠。”马俊将记功簿,呈上龙案披览,命摹功官及交部各官议叙停妥,呈上。天子命马俊进位听封:“原悦心王之职,与朕宁山河,所有部属,系尔封赏。卿妻刘英娇封为一品夫人。”传宣驸马进位:“朕闻尔有富家之女,有进京否?”柳絮道:“已进京了。”命司天监政东方朔选择良时吉日,与公主成婚,御赐花烛。又与富氏同房,富氏封为义烈夫人。郝联封为西平侯之职。谏议大夫张敞,连升三级。敕往归德苏武连升三级。

司马相如出班奏曰:“臣有一女,年已及笄,名唤青兰。愿送与西平侯为室。”圣上大喜,刑部上前拜领,封为一品夫人;包刚封为南平侯之职,谏议大夫张敞奏曰:“臣有一女名丽容,年当长大。因奉旨巡按,未曾配合,愿送与南平侯为配。”敕命封为一品夫人。卫青之子卫雄,仍袭父职。杨豹连升三级。岑铁虎封为北平侯。王姑鸾英封为全贞义烈定国一品王姑。御赐花烛,择吉成亲。张珍、李凤封为护驾左右二将军。赵虎封为定国将军。马雄封为镇国将军。罗清封为安国将军。石如虎封为护国将军。随行军士,在阵而亡者,系其儿子幼稚袭荫,衣粮月月支给。儿子长大者,愿为国出力,在营论功升赏,仍贻双粮。现在营伍者,亦给双粮。以昭国典,以表其功。但有四方响马,任从悦心王招安,出镇边廷。钦此。众臣谢恩不表。

且说马俊见卦臣已毕。自思:“白豹将军为着舍妹鸾英,舍命捐躯,无恩可报。”将此一一奏明。圣上准本,追封英奋将军之职。马俊事暇,亲临祭奠。

司天监正,奉旨选择,择得端阳长至之日,驸马公主成亲良辰,其余马俊、岑铁虎、郝联等成婚。吉课一统,呈上御览。武帝传旨:“卿等待到是日,朕赐花烛团圆。”文武退班,天子进入后宫。宫女报知金后娘娘,接驾道:“臣妻闻驸马回朝,今日受职。公主彩楼配定,亦已数年,圣上还未赐他夫妇团圆。”武帝道:“朕命司天监,择了日期,系五月端阳长至,令即花烛成亲。”金后欢喜,对知公主,公主亦暗中称美。到了是日,丞相柳眉,夫人贾氏,备办恭迎圣驾,铺陈美丽,满朝文武统统进贺。马俊王爷亲在柳府,候公主驾到,提点柳府事宜不表。

且表金后宫帏吩咐宫女三十名,穿宫监八名。天子进宫,时已午刻,命备办香烛,赞礼官宣起礼来,公主先拜天地,后拜先皇祖考。武帝命司马相如点花烛,代朕主婚。皇后着摆銮舆,御林军数百,护拥公主登銮。宫女左右辅随,鼓乐喧天,旗幡招展,皇后皇妃送别。一出午门,有官皆送。柳府着人,在于午朝门外,两旁跪迎。直程到了驸马府前,公主銮舆停住,御林军齐入宫厅。柳府命人相陪,纷纷奉茶。柳絮步出大门,深深下礼。侍婢数十,左右跪接。侍御人等,将銮舆推至大堂。贾氏夫人带侍婢,引着宫女相扶公主下舆,进入后厅坐下。

柳眉夫妇上前下拜,口称:“千岁。”宫女代传,:“平身。”柳絮先行君臣之礼已毕,宫女扶公主回拜翁姑。驸马公主,共拜柳府先灵,交拜天地。合卺之酒饮过,又到富小姐住傍,侍婢扶往下拜翁姑公主。富柳英随后,时已更阑。侍婢左扶右辅,送公主入了洞房。马俊、郝联亦送驸马归房。堂前宾客,柳眉相送,文武官员,诸亲戚友,各回府第不表。

且表公主先进了洞房,富小姐亦进房分两处,柳絮随后而至。先到公主房中,二家心中忻爱,房中坐下,驸马开言:“公主,下官得蒙不弃,才疏貌丑,彩楼获结良缘,吾被奸相假传圣旨,说我有犯大罪,中途截杀。狗子冒作下官,朝廷被蔽,幸得张珍、李凤二位恩公救出。东奔西逐,受尽凄凉,岂知还有今日?请问公主,何以不陷奸人之手?”公主娇声道:“妾在宫帏,耳目难闻,感得马王爷入宫出首。父皇作为刺客之论,满朝文武真假未决。母后保本,父王着我在偏殿审讯,各宫随观,妾终女流,颇知好歹。看他相貌与君相似,审他当日诗句,字字无差。研之下,皂白难分。妾生一计,认为失去旧诗,着他写过。他亦执笔无疑,一挥便就。妾出旧迹细敲,大相悬绝,斯时羞愤,退回深宫。父皇明日临朝,各官诘奏,父皇大怒,殿上重责,又入监牢。他父背国,念恩不思图报,反兴篡逆之心,惧罪逃出,致令尔我阻隔多年。”正是:ARTX.CN

姻缘本是前生定,曾在蟠桃会里来。

尔欢我爱,讲之难尽,漏动三更,夫妻携上牙牀,鸳鸯共宿,许多眷恋,戏谑交欢。时近五鼓,公主催驸马到富柳英房中。一入房中,两家偎坐,共言公主贤德,并无持腥拈酸之话,二家挽上牙牀,云雨相合。东方将白,宫女俟候梳妆,驸马梳洗已完,夫妻出堂,请候翁姑金安。次日五更三点,柳眉命仆,将着提笼,执笏上朝。龙凤鼓响,武帝坐殿,大开中门,廷臣朝参。柳眉上殿,俯伏山呼:“臣启万岁,荷蒙格外之恩,万一莫报,叩谢宏恩,施于靡既矣。”柳絮亦上前,俯伏谢过圣恩,各回班部不表。

柳府庆闹多日,公主归宁。回宫之事,自有许多烦绪不表。且表班中闪出臣右丞相司马相如:“启奏万岁,马俊押解奸相屈忠成、二监米元、鸡肃、贼党侯相监候多日。乞旨施行。”天子道:“命御林军取出屈忠成、子屈方上殿。”

不一时,锁押父子上金銮,俯伏跪下。天子拍案大怒:“尔这奸贼,朕躬何亏于尔。图谋驸马,逃出东炮山,通贼谋朝,今当九族尽诛,尚有何言?”屈奸无言可答:“总怨误听韩通之计,致遭大罪!”武帝道:“韩通今在何处?”驸马上殿:“臣启万岁,前者臣投旅店,不知此店是韩通所开,误投入宿,他将酒朦醉,以臣办作包裹,解往奸相营中请功。昊天庇佑,恰遇张珍、李凤唤车识破搭救微臣,张李二人将韩通杀了。”圣上道:“种种罪恶,理宜正法。”即着御林军,将他五人往法场枭首。又将他家被尽行斩绝,以正国法。驸马命宫御将军数员,押往法场次第开刀。驸马命人携首级,往四处张挂示众,回朝缴令不表。

又说卫雄挂孝,迎卫青老将军灵柩。郝联带兵护送,一路文武官员,持香随送。已非一日,是日回到京城,棺柩安顿卫府衙门;顾氏夫人,合家大哭,举丧挂孝,明日上朝缴旨。是日天子临朝,众官上殿,有左丞相柳眉俯伏金銮,奏曰:“今有卫雄,奉旨运老将军灵柩,已到卫府安顿,郝联带兵护送,上朝复命。”天子命:“郝联大兵归营,卫雄挂孝,择吉安葬。安葬之日,刑部郝云龙备办祭礼,到灵前代朕举行祭奠。”择了吉日,是日移棺出观,大小文武,俱皆相送,在京城外,玉华山立墓。刑部代主祭奠一番。各官下拜,孝眷当众叩首。明日卫雄上朝,谢
又表马俊无事,亦往白豹将军墓前祭奠,大哭一场。天子命马俊、岑铁虎、郝联等,应日御赐花烛。文武各各相贺,车马往来,扰闹纷纷,尔来我往,左右亲眷。诸事已毕,各官上殿,叩谢圣恩。龙颜大悦,令下各归位第。正是:

清平世界,民安物阜,千古之盛,共乐升平矣。

诗曰:

为君不易得臣难,也有忠良也有奸。
自叹进登为曰瑞,贫但得用忧民颁。
八元转政唐虞盛,寸乱同朝周武藩。
明察英王真可羡,招贤退佞住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