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句 > 描写夜晚的诗 正文

描写夜晚的诗

作者:加加文学网  时间:2015/6/18 10:22:46  阅读:次  类别:名句 其他

春苑月裴回,竹堂侵夜开。惊鸟排林度,风花隔水来

    春天的苑囿,明月徘徊。傍晚翠竹环绕的厅堂门打开。惊飞群鸟度树林,轻风隔水送来阵阵花香。一幅迷人的春夜景色图,有声有色,形象、生动。


    注:苑,畜养禽兽,种植林木的地方,多为帝王及贵族游玩和打猎的风景园林。侵夜,傍晚。



月明看岭树,风静听溪流

    在皎月朗照,银辉四射的月明之夜,清晰地看见山岭上的树木,繁
茂葱郁。风息夜静,能清楚地听到溪水流淌弹奏出的优美动听的旋律。诗人运用视觉、听觉,写出了月明之夜宁静而迷人的景色。诗中工整的对仗,鲜明地显现出诗
人对“月明”、“风静”适宜观赏岭树,聆听溪流作响的心境。



森沉野径寒,肃穆岩扉静。竹晦南汀色,荷翻北潭影

    阴森茂盛而莽莽无边的山路上寒凉无人,山亭门外严整肃穆,一片寂静。岸边竹林把南河的夜色变得更为昏暗,荷花在北潭里正随风翻弄它的倒影。诗人抓住了山亭周围的典型景物,用素描手法,刻划出一幅清静、典雅、美丽而富有诗意的夜色景象。


    注:晦,昏暗。岩扉,山门。森,繁盛貌。



晚风清近壑,新月照澄湾

    傍晚,轻风吹拂,附近山谷变得清爽起来。天空明月新上,照在清澈的水湾里。诗人在这里为我们描绘出一幅明快恰人的夜月临山图。


    注:壑,大山沟。



林塘花月下,别似一家春

    在朗朗的明月下,欣赏池塘周围洒满银辉的花草树木,这美丽的景色,真好似另一世界的春光啊!诗中流露出作者对自然风光的无限赞美之情,同时也反映了诗人那种既失意而又不愿与世有争的隐逸思想。



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

    夜暮降临,俯视地面,烟雾笼罩碧绿的石阶。眺望长空,行云急走,月移如飞,映照江亭南门。一片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景象,衬托出诗人纷乱的离情别绪。动静结合,逼真形象,



夜静群动息,时闻隔林犬

    入夜,所有的动物都停止了活动,夜显得十分宁静,只是偶尔地听到树林那边村落中几声狗的叫声,划破这万籁俱寂的夜空。写出了春夜竹亭肃穆、静谧的情景。



万里浮云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孤月沧浪河汉清,北斗错落长庚明

    碧山似万里浮云收卷起来,蓝天中一轮孤月高悬。月光苍凉,银河清澄,北斗参差,金星闪烁。这是一幅明洁清冷的月夜丹青。这是想象出的王十二在别后思念李白时的景色,不言而喻,此曲笔乃在巧妙的烘托王十二品格的高洁和怀念诗人时的凄凉孤寂的情怀。


    注:长庚,指金星。



谢公离别处,风景每生愁。客散青天月,山空碧水流。

    当年谢朓、范云离别之处,现在还在。每睹此风景,不免生愁。当年诗人与客欢聚的场面不见了,唯有一轮孤月上挂青天,山林空寂,碧水长流。诗人把自己对古人的怀念渲染在凄凉的景物中,化无形为有形,更易动人。



南楼夜已寂,暗鸟动林间

    诗人夜宿南楼,深夜万籁寂静,偶而从林中传来栖鸟的骚动。诗人通过以动衬静的手法,突现夜的寂静。林间鸟动的声息清晰可闻,夜的宁静当然不言而喻。



山月皎如烛,风霜时动竹。夜半鸟惊栖,窗间人独宿

    夜空中悬挂着皎洁的明月,清寒的风霜不时吹动窗外的丛竹。寂静的深夜中传来了栖鸟惊飞的声音,窗内独宿的诗人越发孤寂难忍。只有夜不成寐的离人对夜半凄静的体会才如此细致,才会把自己凄凉心境寓于景物之中。



高林滴露夏夜清,南山子规啼一声。邻家孀妇抱儿泣,我独展转何时明

    夏季的清夜,高林露水滴落,南山传来了子规哀婉的声声啼鸣。邻家孀妇抱儿伤心地哭泣,我独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不知何时才能挨到天明。诗句景凄情悲,给人以压抑悲苦之感。



林风纤月落,衣露净琴张。暗水流花径,春星带草堂

    林中微风轻拂,一弯月牙渐西落。夜幕
降临,浓重的露水沾湿了衣裳,弹起琴弦奏出了悠扬的乐声。花径边,幽暗处,只听得流水淙淙,草堂呈现在朦胧的星光中。夜景有月时,景致易佳,无月则难佳。
三四句写无月之景,尤有特色。黄生曰:“上句妙在一暗字,觉水声之入耳。下句妙在一带字,见星光之遥映。”此言极当。


    注:纤月,是指缺月,所谓“新月曲如眉”。张,就是弹琴。净琴,指琴音清。



花隐掖垣暮,啾啾栖鸟过。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

    傍晚天色渐暗,左省矮墙下的花,隐约
可见。准备投宿的鸟儿,啾啾飞鸣而过。夜色中群星当空贴邻宫殿,这些星星似乎都在闪烁着。耸入云霄的宫殿,靠近明月,仿佛得到的月光也特别多。前两句写景
自然真切;后两句语工形俏,生动传神,活画出星月映照下宫殿巍峨清丽的夜色美景。


    注:掖垣,即左掖(yè),指左省的矮墙。



檐影微微落,津流脉脉斜。野船明细火,宿雁聚圆沙

    此为写草堂春夜之景的诗句。被夕阳的余辉映照的檐影慢慢消退,溪水脉脉不语地缓缓流淌。野外小船亮着微弱的灯火,聚宿沙滩的鹭鸟受惊飞起。诗人描绘出了一幅幽雅、静谧、和谐的夜景图。



风色萧萧暮,江头人不行。村春雨外急,邻火夜深明。

    傍晚寒风萧萧,浣花溪头已无人行走。村里的捣米声夹杂着雨声更觉格外急骤。邻居的灯火在深沉的夜色里愈显明亮。这是一幅凄清肃杀的村夜图,反映了战乱年代人民的生活。



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

    长夜的角声,悲切哀凉,好象在自语乱世的凄切遭遇;天空中的明月尽管美好,但又有谁去欣赏这迷人的月色呢?诗句写独宿凄凉之状,直抒忧国忧民的衷怀。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平野广阔无边,星斗低垂在它的上空。大江奔流不息,倒映水中的
明月随着江水奔腾而上下翻涌。这两句诗写平野垂星、江流泛月的壮阔的夜景。“垂”、“涌”锤炼得更为到家。唯其用“垂”字方能显平野之“阔”,只有用
“涌”才显现随波起伏的月色。这空旷渺远,壮阔苍凉的景象,有力地反衬出作者孤苦、凄凉的心境。真不愧是杜甫诗中写景的名句。



江月去人只数尺,风灯照夜欲三更。沙头宿鹭联拳静,船尾跳鱼拨刺鸣

    水天一色,月影近人
如隔咫尺。风灯夜照,时属三更,夜色更浓。鹭宿沙滩,群聚静卧。鱼跃船尾,拨刺作响。诗人抓住自成一景的月、灯、鸟、鱼,运用远近交替、动静相成的手法,
把舟外的月,舟内的灯,岸上的鸟,水中的鱼关联起来,使之融为一体,绘成了一幅宁静安谧而又富有生气的月夜江景图。


    注:风灯,一种才提或悬挂的能避风雨的油灯,也叫风雨灯。宿鹭联拳,群鸟聚宿,头入翅膀,形如“联拳”。拨刺(là),鱼跳出击水的响声。



暝色延山径,高斋次水门。薄云岩际宿,孤月浪中翻

    诗人寓居于临近夔州水门的江边西阁,一条直抵阁前的蜿蜒小径,延引着暮色悄然来临。此两句写苍茫暮色自远而至之状。这时放眼远望,只见薄云飘过岩际,凝然若宿。月影浮在水中,随浪动若翻。此两句借比喻、拟人手法写薄云依山、孤月没浪的初夜之景。


    注:次,临近。延,迎接。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

    两句诗写凌晨前所闻所见。诗人流落异地,寓居夔州西
阁,在雪光明朗如昼的寒冬夜晚,五更时分,听到军中的报时鼓声和号角声此起彼伏,顿觉悲壮感人。仰望天穹,银河澄澈,群星参差,映照三峡,这些星星在湍急
的江水中摇曳不定。用对仗的诗句,描绘出三峡夜色将尽时的伟丽美景,表达了诗人对时局的关切,蕴含着诗人悲壮深沉的情怀。



恍惚寒山暮,逶迤白雾昏。山虚风落石,楼静月侵门

    夜色悄然降临,恍惚间寒山已经笼罩在
暮色之中,那连绵的云雾渐渐暗淡下去。夜宿西阁,周围一片宁静,偶而传来风吹山石落的声音。不知不觉中月色已经侵入阁楼的窗门。诗中描绘出西阁夜临的朦胧
宁静景象。“风落石”与“月侵门”,动静结合,声光相对,打破单调沉闷的空气。



月下江流静,村荒人语稀

    月光映照下的江水静静地流淌,荒僻的村落,人语稀少。诗句展现了寂静、凄清而空旷的夜景。冷月银辉,清江静流,荒村旷野,人烟稀少。“月”点明时间,“静”、“稀”暗示空寂。寥寥十个字,字字珠玑、词词紧扣题旨,诗人的凄凉之感跃然纸上。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夜半更深,朦胧的斜月映照着千家万户,庭院一半沉浸在月光中,另一半则笼罩在夜的暗影中。天上的北斗星和南斗星也都倾斜着。默默地暗示时间的流逝,进一步点明夜更深。这里诗人采用直接叙述和侧面影射的手法,渲染夜深人静。



云开半夜千林静,月上中峰万壑明

    夜半时分,云彩缓缓散去,幽深的丛林寂静无声,月亮悄悄爬上中峰,千沟万壑明朗如昼。这是云散月出的山林夜景。“万壑明”把月光下浩大的银白世界形象地勾勒出来。



寒江近户漫流声,竹影临窗乱月明

    寒冷的江水在窗外静流无声。明月高悬,竹影叠印窗上,月光游动不定。“乱月明”把月亮被竹叶裁分为碎银般的景象极形象地描绘出来,十分细腻、真切,非久在月光下赏玩者不能写出。


    注:旅次,旅途中暂住之所。



夜静月初上,江空天更低。飘飘信流去,误过子猷溪

    宁静的夜晚,万籁俱寂,一轮明月挂在
东方的天宇,江面银白一片,空荡旷远,天际似乎与江水相合。诗人荡上一叶轻舟,任其漂流,不知不觉中已过了子猷溪。描绘出诗人陶醉于皎月江涛中的情景。语
言清新、朴实,不假雕饰,富于自然美。“江空天更低”,含蓄地状出江之宽阔,碧波一望无际。



几处吹笳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

    空旷的塞外之夜,明月当空,笳鸣声声。长空万里,白云
飘浮,不知何人在倚剑戍守盐州。诗句刻划了月夜警惕地保卫边疆的战士的形象。他们虽远离故土思念家园,不得不以胡笳之音寄托自己的离愁。但他们热爱祖国,
捍卫故国之念强烈,既使演奏胡笳,也不忘身倚利剑,随时准备挥剑杀敌。“几处”暗示很多士卒皆如此。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月夜的回乐峰前,莽莽黄沙如雪,受降城外皎皎寒月似霜。诗人借助两个比喻,写出在月光映照下,沙子象积雪一样洁白,冷月犹如秋霜那样令人望而生寒。两句诗写出了边塞夜晚的旷远、凄寒。


    注:回乐峰,回乐县附近的山峰。受降城,唐代在西北筑有东、西、中三座受降城,此处似指西受降城。



水面细风生,菱歌慢慢声。客亭临小市,灯火夜妆明

    夜色笼罩江面,清风徐来,水掀涟漪,给人以凉意。远方传来的歌声宛转柔美、舒缓悠扬。客亭临近夜市,可以看到明亮的灯光妆扮着夜色。诗人充分运用触觉、听觉、视觉三种感官描写江岸清新、璀璨的夜景,充满了浓郁的水乡生活气息。


    注:菱歌,江南水乡采菱、采莲一类民歌小调。



石泉远愈响,山鸟时一喧

    石间的泉水远远听来,更觉喧响,又不时传来山鸟的鸣唱。本诗采用的是传统的烘云托月手法,以动衬静,从而更显其静。清泉流响,远远可闻;山鸟鸣叫,竟如喧闹。四周的空旷,夜的静寂,岂不昭然若示。



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风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

    城的四周亮起万家灯
火,一道银河倒映在碧水中央。风吹古树,沙沙作响,象晴天里下着小雨。月光照在平展的沙滩上,好似夏夜里下起的一层秋霜。诗人从光和声两个角度来写杭州城
的夜景,既有灯火。银河,又有夏风、秋霜,把夜景描绘得有声有色,璀璨夺目。视点由远及近,因而虽然写了城、河、古木、沙滩,但丝毫不乱,层次分明。尤后

两句,把风吹古木发出的声音比作“晴天雨”,把照耀在平沙上的月光比作“夏夜霜”。比喻精当,历来被人称颂。苏东坡说这是“白公晚年诗极高妙”的诗句。



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州

    诗句用点染的手法来描写夜晚。正在落潮的江水浸在斜月的光照之中。在这朦胧的背景上,忽见远处瓜州有几点星火闪耀。此景清美宁静之至,给读者以身临其境之感。



月榭故香因雨发,风帘残烛隔霜清

    诗人脑海中浮现了从前与妻子相聚的故园台榭,那边的花卉,想来已被近日雨水催发了,芳姿定会是很可爱的。可是眼前,只剩下风帘飘拂,残烛摇焰,映出帘外一片清霜。前句回忆当初相聚的欢愉,后句倾诉今日分离的悲哀。实境与虚境相杂,更利于哀情的倾诉。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室内,残烛的光亮渐渐黯淡,云母屏风上笼罩着一层阴影,越发令人感到清冷。室外,银河逐渐四移垂地,寥落的晨星无言地陪伴着一轮孤月,也陪伴着永夜不寐的主人公。诗人借助环境氛围的渲染,表现了主人公孤清凄冷和不堪忍受寂寞包围的意绪。



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

    夜已深沉,万籁俱静。在空荡荡的园子中,唯有露珠滴落在枯叶上,滴滴嗒嗒,声虽微弱,却分外的清晰。本是自己孑然一身,却还有一位绝迹尘世,犹如闲云野鹤的僧人为邻居。诗句用烘托手法,写出了羁留异地的悲凉落寂的感触,情真意切。



恻恻轻寒剪剪风,小梅飘雪杏花红。夜深斜塔秋千索,楼阁朦胧烟雨中

    诗写深夜景致,前两句写深夜轻风阵阵,寒气袭人雪花飘舞。梅花、杏花竞相开放,露出春意。后两句写秋千绳索因夜深无用搭挂起来,楼阁已在朦胧烟雨中看不真切。诗句极写夜之景致,写景如画。从字面的烘托可以看出,楼阁中所居住的是个貌美而身孤的女子。


    注:恻恻,犹言切切,诚恳貌。剪剪,风尘貌,或风寒貌。



晓色未开山意远,春容犹淡月华昏

    从栖霞寺向外望去,天际仍暗,曙光未放。只见晨雾翻
滚,笼罩了寺前的群山。那山势时隐时现,如远峰遥峦一般。虽残雪已融,春容犹淡,大地上仍是一片莽莽苍苍。空中的一片游云遮住了那钩残月,幽暗的月光,静
静地洒向栖霞的山前水后。诗句幽暗、寂静、凄淡,如一幅萧疏淡远的水墨画,幽淡中透出诗人凄寂的心境。


    注:月华,指月光。



门掩残花寂寂,帘垂斜月悠悠

    庭门虚掩,院中百花,早已凋零,遍地落红,一片凄空。坐在房中隔着垂帘向外望去,只见残月斜挂中空,洒着清淡的冷光。作者以描写残花、斜月为主,展现了暮春夜晚花凋月淡的凄静景致,颇有伤感之情。



沈沈楼影月当午,冉冉风香花正开

    夜半更深,皎洁的月光照着高高的竹楼,在地上留下深深的倩影。夜风徐徐,百花悄然绽蕾,清香扑鼻,久久回荡。诗人用清幽的笔调勾画出一派迷人的月夜景色,令人神往。


    注:沈沈,即沉沉。



渔儿隔水吹横笛,半夜空江月正明

    夜里,渔家少年隔江吹奏横笛,悠扬的笛声随风飘荡,在江面上久久回响。空寂的大江,在月光下轻波荡漾,抬头举首望夜空,月儿正明,清辉四射。诗人以清幽的笔调写渔家儿女劳动之余悠闲自得的生活,衬以江月美景,更令人神往。



木末风微动,窗前月渐斜

    夜风渐起,树木的枝梢在微微摆动,传来阵阵窸窣的树叶声响。透过窗棂外望,只见月过牛女,已夜半更深了。诗人选择最能见风动的“木末”和最能察月斜的“窗”为视点,写出夜深而风起,自有情理在中。


    注:木,树。末,梢。



春云春日共朦胧,满院梨花半夜风

    春夜静谧,一轮明月斜挂夜宇,几片浮云飘忽而过,似春日穿行于薄雾之中,一片朦胧。满院的梨花都开发了,夜半风起,风摇枝动,掀起一道道银白色的花浪。诗人笔下的春夜似仙境:天地浑沌,一片银白,美不可言。



青槐陌上行人绝,明月楼前乌夜啼

    夜深更静,长满青槐的大路上,阒无人息,四处一片清寂。明月高悬,清辉洒满楼前,树上的栖鸦不时传来几声啾啾的梦呓。诗句写深更半夜时分的静谧空寂。“绝”,可见夜深;“啼”又以乌啼反衬夜静。



雨过花争出,云空半月生

    雨后百花争相绽蕾,各现其姿。乌云散尽,弯弯的弦月又浮现在夜空中。诗人写雨后花发、月生,衬托出春天雨夜里的盎然生机。



远望孤蟾明皎皎,近闻群鸟语啾啾

    遥望夜宇,一轮孤月静静飘浮在云间,明如玉盘,清辉洒满人间。侧耳细听,那些栖息在林间的鸟儿,不时发出几声啾啾的梦呓,这是一个多么静谧的月夜!这两句一远一近,一静一动,诗人以精妙的诗句描绘了一幅栖鸟明月图,读来余韵袅袅,饶有情味。


    注:蟾,古时指月亮。



河薄星疏雪月孤,松枝清气入肌肤

    夜凉雪飘,天上的银河好象结上了薄薄的冰层。稀疏的星斗,闪着点点寒光。那轮弯月,更显得孤寂冷清。诗人苦吟禅中,不顾夜寒,只觉得一股股沁人心脾的青松幽香渗入自己的肌肤。诗句描写寒夜苦吟的情景,后一句可知作者已有所得,心神为之一畅。



落日碧江静,莲唱清且闲。更寻花发处,借月过前湾

    傍晚,春风渐息,落日的余辉映得碧蓝
的江水通红一片。远处荷塘深处,时断时续地传来几声《采莲曲》的清音。如若寻找那荷花盛开的地方,那就暂借一叶扁舟,在清朗的月色中划过前面的水湾吧!这
优美的小诗,如一段迷人的小夜曲,生动地刻画了日暮江静、莲唱花发的美景,使人如痴如醉。



莫辨洲渚状,但闻风波惊。阴云正飘摇,落月无光晶

    阴云遮住月光,江面一片黯淡。只听得耳边风涌浪卷,看不清江边沙洲陆地的形状。诗句写夜里江上行舟时昏暗的环境,从视觉、听觉两方面落笔,使人似见其形,如闻其声。


    注:渚,水中间的小块陆地。



夜后不闻更漏鼓,只听鎚芒织草鞋

    诗人描绘了江南茶陵县的特殊夜景;夜深后,百姓还在忙着用芒草打草鞋,鎚织之声甚至压过了更漏报时的声音,可见织者之多、之勤。表现诗人对百姓迫于生计而终夜忙碌的深切同情。诗人从侧面描写,同样收到较好效果。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空寂的庭除,冷落的深院,举头只见孤独的天上寒月,编听只闻捣整寒衣的砧声。这一切怎能让只身孤处的思妇安眠呢?词写夜景,有色有声。其色空而寂,其声清而幽。闻其声更觉夜之清静,见其色更觉夜之凄清。抒写了月夜清冷、寂寥的气氛。


    注:砧,砸东西时,垫在底下的器具。



山南山北雪晴,千里万里月明。明月,明月,胡笳一声愁绝

    山南山北积满了皑皑白雪,明月普照千里万里,天地上下一片净白。又有一声声悲凉的胡笳乐音正传过来,真人愁痛欲绝,悲从心生。


    注:胡笳,少数民族的一种乐器。



星斗稀,钟鼓歇,帘外晓莺残月

    天际的星斗稀疏可数,报时的钟鼓还没敲响,只有帘外的黄莺鸟在对着空中的残月哀哀啼鸣。词写宁静的夜晚景色。



钟鼓寒、楼阁暝,月照古桐金井。深院闭,小庭空,落花香露红

    晚凉如水,暮色苍茫,一轮新月照在古井周围的铜栏干上。小小的庭院空荡荡的,只有年深的梧桐和带露的落花点缀其中,构成一种孤寂、凄凉的意境。



寒夜长,更漏永,愁见透帘月影

    寒夜漫漫无尽头,更壶滴水声依稀可闻,月透帘影清晰可见。以更漏滴水衬托出寒夜之静极。静夜难熬,闲看透帘月影寸寸西移,足见词主人公心中的郁闷和惆怅。



何处笛?深夜梦回情脉脉,竹风檐雨寒窗隔

    漫漫长夜,梦中醒来。听窗外凄风苦雨,如泣如诉。更有那不绝如缕的笛声传来,如怨如恨。风声、雨声、雷声交结、纠集在一起。通过主人公的听觉写夜景,给人以真实之感,同时也透露出孤寂、愁苦的心境。



画堂昨夜愁无睡,风雨凄凄,林鹊争栖,落尽灯花鸡未啼

    漫漫长夜,听屋外风疾雨凄,燕鹊争相躲于檐下避雨,灯花落尽而天犹未明。此景何等悲凉?终夜无眠,独守残灯,此情何等凄苦?以景托情,借景传情,“愁”绪自出。



金波远逐行云去,疏星时作银河渡。花影卧秋千,更长人不眠

    落日的余辉,随浮云渐渐散去,天上已升起点点寒星。夜长人不眠,趁着朦胧的月色,可以看到秋千架下花影斑斓。通首写夜景,抒发出孤独、寂寥之情。词中用了拟人手法,“逐”、“渡”、“卧”等动词的运用,极为准确、生动。



渚风吹水立,山月入窗悬

    清风吹动水面,江上波涛迎面而起。月几跃出山顶,高高悬挂在窗前。这两句诗描绘出了长江边赤壁古战场的一幅清凉、萧瑟的夜景。“吹水立”三字写波涛汹涌澎湃,想象奇特,使人不禁联想起苏轼名句:“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

    暮色笼罩着池塘,成对成双的水鸟栖息在池畔沙地上。晚
风轻拂,天上,白云流动,明月隐现。地下,树枝摇曳,花影移动。词句描绘出一幅幽静、迷人的夜色图画。这里“破”、“弄”两字用得极其生动细致,将云、
月、花人格化,使景物由静而动,富有美感,是千古传诵的名句。


    注:暝,天黑,日暮。



湖上西风急暮蝉,夜来清露湿红莲

    日落,西风骤起,掠过湖面,挟着凉气,惊扰了树上的夜蝉,悠悠哀鸣,泛起寒意。夜深雾重,凉露清凝,点点滴滴,打湿了水中粉装巧饰的红莲。词句用“西风”、“暮蝉”、“清露”绘声绘形地渲染初秋夜晚湖面的清凉,画境历历,如临其中。



照野弥弥浅浪,横空暧暧微霄

    月光笼罩着广阔的原野,涣涣的春水轻荡着细浪。微晕的长空飘动着淡淡的晚云,似隐似现。这里用月光把天空和原野的景色巧妙地联系起来,构成了一幅立体的画面,把动景逼真地表现了出来。


    注:暖暖(ài),昏暗不明的样子。



小园幽榭枕蘋汀,门外月华如水、彩舟横

    园内的亭台静静地座落在铺生浮萍的水边,门外月光皎洁,溶溶的月色映照着横卧水面的一叶彩舟。这里围绕“静”字,描写月下的景物,清词丽句给人以和平粹美之感。


    注:蘋,多年生的浅水草本。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缺月如钩镰,静悬庄枝叶稀疏的梧桐树梢上。漏下时移,夜阑声寂,大地进入了梦乡。句中以简洁的笔墨,从视觉、听觉的感受出发,集中写静,造成一种特殊的氛围。



霜风洗出山头月。山头月,迎得云归,还送云别

    秋风寒爽,天空如洗,皎洁明月露出山头。顷刻,淡云忽聚,绕月缓动,忽而行云逸去,孤月高悬。这里将明月、白云人格化,以流动的词句,流露内心一现即逝的淡愁。



秋千巷陌,人静皎月初斜,浸梨花

    秋千院落,巷口街头,阒然无声。空中的明月渐渐西移,
把银辉悄悄地撒落在地上,一树雪白的梨花正沉浸月波之中。这里是用暗接的艺术笔法,将主人公对亲人的怀念溶进了静静的月色里。古代诗人常以月为异地两情相
系之物,谢庄《月赋》“美人还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就是一例。可知,月下洁白秀美的梨花,正是词人的自我写照。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月色朦胧,花影摇曳,情寄笛声,声传情韵。这故乡洛阳迷人的春夜,令人难以忘怀。《词源》说:“陈简斋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之句,真是自然而然。”能以清婉,疏宕的词句,宣泄内心的真情实感,读之如临其境。



斗垂天、沧波万顷,月流烟渚

    北斗星仿佛悬挂在高旷的夜空,江面上波涌浪逐,一望无际。明月的流光在烟雾笼罩的水边小洲间浮动,江天浩渺,一片迷濛,多么寂静的夜晚!词人画笔横涂,将宇宙空间上下连成一气,描绘出这幅带有梦幻色彩的江水月夜的景色。



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夜深梦觉,辗转难眠,独自一人漫步在台阶前。宁静的夜晚,万籁齐寂,阒无人声。朗月当空,银辉映地,大自然好似罩上了一层薄纱,显得清洁可爱。词人为抗战献身,志业的艰辛,祖国的苦难,使其心情不平。而这平静的环境与激动的思绪恰成鲜明对照。



烟柳疏疏人悄悄,画楼风外吹笙

    迷人的月夜,薄雾濛濛,晚风在疏落的柳行中轻轻地掠过,人寂静,夜悄悄,从画楼上传来了佳人吹笙的乐曲,那声音如泣如诉,婉转幽扬。词句先以环境渲染,再推出吹笙的主人公,笔调清淡自然。



璧月升东岭,冷浸扶疏影。苗叶万珠明,露华圆更清

    碧玉般的洁月从东岭冉冉升起,把凉爽的夜风带入人间,一时树影婆娑起舞,凝聚在花卉芳草上的露水闪烁着光亮,随着露珠的圆大,夜色也变得更清淡了。这是以时间推移为脉胳,通过物态写夜色的变化,观察入微,感觉敏锐。



明月飞来云雾尽,城郭山川历历

    阵风吹过,云飞雾敛,明月穿过云雾,霎时间晴空一片。月
光下山川城池清辉闪闪,历历在目。在生活中人们见到云雾里正在飞动的月亮,常误为云儿不动月儿动。因此说句中的画面真实地摄录了夜间阴空转晴的骤变过程。
云月两参,一静一动,姿态百出。其次,就画面空间层次而言,以月光为线,把天地连成一气,用地面的光反映夜空的月,二者相融,自成佳构。



明月团圆高树影,十里蔷薇水冷

    皎月当空又圆又亮,银辉下树影摇曳,流水细漪,闪动着冷
光。蔷薇花开,十里飘香,沁人心脾,这是多么清幽、温馨的夜晚呵。句中用字遣词有披沙拣金之工,精当确切。姜夔《扬州慢》里的名句:“二十四桥仍在,波心
荡、冷月无声”,是借月光暗指流水冷凉,而这里却以“水冷”写清辉给人的感受,角度别出,有异曲同工之妙。

鸟鹊倦栖,鱼龙惊起,星斗挂垂杨

    这是从不同角度多层次地描绘月光下江南水乡的幽
静夜景,栖息在烟树上的鸟鹊没有一点响动,是因疲倦而睡得这样香。月辉洒在江中,鱼龙水族惊扰不安,不时跳出水面。平野广阔,远远看去,空中星斗好象挂在
江边的垂杨上。前两句由听觉感受,后一句凭视觉观察,自近到远,以动衬静,展现了月夜江天的空寂。



花底一声莺,花上半钩斜月

    夜深人静,一声轻柔、婉转的莺鸣从花底滑过,便把人从梦乡中唤醒,抬眼一望,斜月当空清辉洒地,花草上似有流光浮动,多么宁静、温馨的夜晚。句中以花为主体,由下至上,依着不同感官,描写对夜景的整体感受,层次分明,其境历历,俊语喜人。



连宵坐我东风里,春满肝脾月满襟

    一连几个夜晚我观赏夜间的景致,沐浴着骀荡的东风,春天芬芳的气息沁人心脾,月光洒满前襟,令人陶醉。多么舒爽、多么美好的夜啊!这里连用两个“满”字,将整个身心完全沉醉在自然风光中的愉悦感袒露无余。



山衔初月明疏柳,平野垂星斗

    初升的明月刚从山间露出大半个笑脸,清辉映空,万物依稀可
辨。满天的星斗,就象悬挂在原野的上头。前句的“衔”字用得警拔,形象描绘出东升的月亮从高山中露头的情状。后句的“垂”的使用虽是学习杜甫“星垂平野
阔”的写法,却能运化自然,表现出原野平旷的夜景。二字之妙,使得全句生姿添色,意境隽永。



暗雨敲花,柔风过柳

    酥酥夜雨,偷偷地敲打着艳花,柔和的微风悄悄地吹拂着葱郁的柳林。这里用雨声、风声描写春夜的静谧、柔和,蕴含无限生机。



满城灯火画三更

    满城点点灯火相互映照,闪烁生辉,点缀着三更夜色,格外美观。我们知道:绘画是色彩的艺术,诗歌写景不能抛开色彩不管,如果把冷暖二色合理的接触、调配,便会使形象突出,画面鲜明,并与表达的思想感情融溶和洽,此句应该说收到了这样艺术效果。



浪挟天浮,山邀云去,银浦横空碧

    一叶小舟颠簸不定,荡飘而行,令人有乘浪浮天之感。头顶上几片行云匆匆不见,仿佛是赴远山之邀而逝。极目仰望,茫茫天宇,银河横空,清澈澄碧,十分壮美。句中写夜间舟行之景,始于动而止于静,画面愈转愈宽,境界越写越广,气脉远阔,俊永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