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言文 > 《〔双调·大德歌〕》 子规啼,不如归,道是春归人未归原文、翻译及欣赏 正文

《〔双调·大德歌〕》 子规啼,不如归,道是春归人未归原文、翻译及欣赏

作者:加加文学网  时间:2017-8-7 9:23:26  阅读:次  类别:文言文 元朝

〔双调·大德歌〕


    子规啼,不如归,道是春归人未归。几日添憔悴,虚飘飘柳絮飞。一春鱼雁无消息,则见双燕斗衔泥。

    俏冤家,在天涯,偏那里绿杨堪系马!困坐南窗下,数对清风想念他。蛾眉淡了教谁画,瘦岩岩羞带石榴花。

    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睡不着。懊恼伤怀抱,扑簌簌泪点抛。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

    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瘦损江梅韵,那里是清江江上村?好一个憔悴的凭栏人。

    【解析】这是一组怀人的小令,写的是一个女子怀念远方情人的复杂心情。组诗以春夏秋冬为线索,正是民歌自然质朴的特征。

    第一首写春暮子归啼叫,唤走了春光却唤不回离人,其情惨淡。女主人公一日憔悴一日,心魂儿如柳絮一样飘飞无定。鱼雁未得捎书,眼见“双燕斗衔泥”也引起她的羡慕与嫉妒。情与景揉合成为一体。第二首写爱与恨的矛盾交织一处的复杂心情。“俏冤家”“绿杨系马”句,传神地表达出由爱而转成恨的矛盾复杂心境,实是妙笔。“数对清风想念他”,多次对着清风,思念离人,神态描写逼真。张敞为妻子画眉,引起她的遐思。情人不在,羞于佩带石榴花枝,心理描写深刻。前两首写日思,第三首写夜思。风雨的秋夜,深思无寐,即使变作陈抟也无法入眠,偏偏秋蝉儿与寒蛩也来凑热闹;细雨绵绵,彻夜不停,偏偏打在芭蕉叶上,芭蕉叶大,沥沥有声,失眠人如何睡得着。秋风、细雨、秋蝉、寒蛩,这些景与声一律袭扰着无寐的女主人公;其实是女主人公的无寐的灵魂注入到这芭蕉细雨、蝉鸣蛩叫之中,情景之交融密而不漏,实在是古典诗词的非凡之笔。第四首写冬季的景与情。女主人公神魂飘忽,身姿憔悴,冬季自不轻易出门。故云“雪纷纷,重掩门。”自是情理中的景况。女主人公身边是雪,自然想到情人此时身边也是雪。此地“瘦损了江梅韵”,是寓托自家减了精神;那么何处是“清江江上村”?哪里是情人今日栖身之所?这种悬念,又自然生出许多猜想。是旅途罹难,还是另有新欢?诗中妙就妙在未作答案,给读者留有一个想象的余地。思来想去,不得其解,这才是“好一个憔悴的凭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