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句 > 唐诗宋词中描写旅行生活的诗 正文

唐诗宋词中描写旅行生活的诗

作者:加加文学网  时间:2015/6/28 8:29:29  阅读:次  类别:名句 其他

客行朝复夕,无处是乡家

    游客远征跋涉,走了一天又一天,可是不管走到哪里,却没有一个地方是自己的家乡,表达了诗人怀乡思归的迫切心情。羁旅的忧愁,跃然纸上。


    注:乡家,与乡园、乡里、乡井同义。



迟日园林悲昔游,今春花鸟作边愁

    面对春日照耀园林、鸟语花香的迷人景色,却无心观赏。诗人运用了对比的手法,以悲痛地追溯昔日游春的乐趣,映衬出今日被贬途中的忧愁,从而更强烈地突现了作者今朝的悲痛心情。


    注:迟日,春日。



独掩穷途泪,长歌行路难

    迢迢征途,坎坷曲折,独自跋涉。掩抑着难以控制的泪水,悲愤之至,仰天长歌。抒发了诗人被贬他乡的痛苦和对人生道路艰难的感慨。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

    故乡离我十分遥远,望不见它的踪影,太阳已经落山了,我还独自赶路。眼前的山川原野,皆与故乡迥异,令人迷惘,只好沿路行进,才算到了荒僻的乐乡县。诗句通过写作者沿途所见凄楚景物,抒发自己思乡之情和旅途的感触。


    注:杳,无际,十分遥远,不见踪影。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诗人象随风远去的蓬草一样飘飞出汉地的关塞,象北归的大雁一样进入胡人的天地。诗人以飘飞的蓬草作喻,借以形容其孤寂而漂泊不定的行踪;又以雁归胡天作比,说明自己行程的遥远,旅途的艰辛。诗句表现了诗人内心的激愤和抑郁。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这是一幅风雪夜归图。诗人夜宿芙蓉山的茅屋中,在卧榻上,忽然听到柴门内的犬吠声,知是风雪之夜有人归来。诗句的语言明白如话,但极其凝炼。



横江欲渡风波恶,一水牵愁万里长

    欲渡横江,怎奈风大浪高,望着眼前这悠悠的江水,旅人的愁思就象滔滔东去的江水一样长。诗句刻画了一位旅行者途中受阻时的心情。



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

    船行是那样迟缓,三朝三暮还在黄牛山一带,不觉令人感到两鬓已经斑白了。诗句情景交融,表达了诗人流放途中由于忧患生活的熬煎而产生的对年华已逝、鬓已成丝的无限慨叹和沉痛的心情。诗句借助民谣,将这种情感更充分地表达出来。


    注:黄牛,峡川夷陵县有黄牛山。此山既高,加上江流迂回,虽船行数日,犹能望见,行者歌曰:“朝发黄牛,暮宿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



江月随人影,山花趁马蹄

    夜晚行舟,江月伴随着人影;白昼登山,花儿追逐着马蹄。旅途所见之景很多,诗人却只摄取了两个典型镜头:舟行月移,马驰花随。诗句貌似写绿水、皓月、山花,实则暗寓友人行程中的孤寂。这种婉曲的笔法十分高妙。


    注:趁,追逐。



出郭眄细岑,披榛得微路。溪行一流水,曲折方屡渡

    此四句写的是诗人去西枝村途中的情
景。出城沿山谷前行,见到的是连绵的小山。进入山林,得披榛斩棘,才能觅到小路。在行进中,又有溪流横路,曲折往来,还须要不断渡溪而行。诗句通过行踪来
写沿山路、溪流行路的特征,真实而自然。“披榛”、“曲折”形象地暗示了旅途的艰难。此非亲身经历,不能得也。


    注:郭,本意是外城,这里指秦州城。眄(miǎn),斜视,此为看。岑(cén),小而高的山。榛,低矮的落叶乔木,这里指杂乱生长的树枝。



山深苦多风,落日童稚饥。悄然村墟迥,烟火何由追这是诗人驱车赶路途经赤谷时所作的诗句。

    山谷深远,寒风凛冽,奔波一天已到傍晚,孩子们又啼饥号寒,荒野里四处悄然无声,远离村落,到哪里去寻找吃的呢?赤谷的荒凉,旅途的艰辛,令诗人忧心忡忡。这里逼真地反映出诗人携家漂泊的艰难情景和忧虑的心情。


    注:村墟,这里指村落。迥,遥远。烟火,此指食物。追,寻求。



前有毒蛇后猛虎,溪行尽日无村坞。江风萧萧云拂地,山木惨惨天欲雨

    前边藏有毒蛇,后边
伏有猛虎,沿溪行走,整日都看不见一座村庄。江风萧萧的吹,乌云低得要拂地,山上树木阴阴惨惨,这是天将黑下去的征兆。《发阆中》是诗人为避战乱由阆中回
梓州途中所作。诗句展现了沿途的荒凉景象。“毒蛇”、“猛虎”一语双关,既是写自然界的毒蛇猛虎,又喻战乱遍地。所以途中昏暗、凶险的景色既用以烘托旅
愁,也暗寓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怀。


    注:村坞,村庄,四周筑土为障曰坞。阆(làng)中,即阆州,今四川省阆中。



迟回度陇怯,浩荡及关愁。水落鱼龙夜,山空鸟鼠秋

    陇阪高大,山路迂回,崎岖难行,令人
胆怯而犹豫徘徊。到了陇关,离故乡日远,前途茫茫,倍感忧愁。夜渡鱼龙川,唯觉水浅;日行鸟鼠山,只见万木凋零,山谷空寂。这是诗人初入秦州所作的诗句。
开头两句写入秦州的艰难,“怯”、“愁”二字表现诗人胆怯忧愁惴惴不安的心情。后两句写到秦州所见:“水落”、“山空”,一片荒凉、凄寂的景象。鱼龙、鸟
鼠是川名、山名,这里用来既点明所经之地,又宛如所见景中的活物跃然纸上。


    注:鱼龙,河名。陇,陇山,也叫陇阪。关,指陇关,亦名大震关。浩荡,旷远无际,这里形容忧愁之深。



夜醉长沙酒,晓行湘水春。岸花飞送客,樯燕语留人

    唐代宗大历三年,诗人因时局动乱,亲
友尽疏,生计日窘,只得以舟为家,过着水上的漂泊生活。夜来痛饮,醉卧长沙,蕴含着诗人借酒浇愁的无限辛酸。天明醒来,只见湘水岸边春意盎然,可诗人却要
孤舟远行,忧伤之情可想而知。诗人驾舟起程,环顾四周,只有飞舞的落花在为他送行;船桅上的燕子似乎在喃喃出语挽留行人。诗句运用拟人手法,渲染了悲凉冷
落的气氛,生动地表现了人不若落花飞燕的冷漠人世,也反映了诗人转徙无依的深沉慨叹。



柳絮飞时别洛阳,梅花发后到三湘

    柳絮纷扬的时节,诗人被贬离开洛阳。梅花怒放的隆冬,来到三湘。诗句以物候的变化,表明时间、地点的变换,情景交融,抒发了诗人政治上不得志的郁悒之情。



月照溪边一罩蓬,夜间清唱有微风。小楼深巷敲方响,水国人家在处同。

    在月光的照耀下,诗人独宿溪边的船中。夜深人静,微风中传来清亮的歌声。小楼深巷中传出敲更之声。诗人身卧船中,体味着周围的风物光景,感觉到这里的水乡景色同过去居留过的水乡是何等的相似啊。诗句写作者水乡之行的体验感受,表现他对水乡景致和环境的喜爱。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月渐西沉,满天霜落,乌鸦孤啼。诗人夜泊江边,面对江枫渔火,愁思起伏,久不能寐。遥闻姑苏城外寒山寺阵阵半夜钟声。月落乌啼,霜天寒夜,江枫渔火,古刹钟声,孤舟客子等景象,安排错落有致、和谐统一,绘出了一幅秋夜船泊图,衬托出了诗人无法排遣的行旅之愁。


    注:姑苏,今苏州市。寒山寺,著名庙宇。



寂寞舟中谁借问,月明只自听渔歌

    寂寞地乘坐在漂泊的小舟中,谁来过问?只有明月伴随我聆听渔歌。诗人夜泊湘江,无限凄苦、孤独。但作者未直抒胸臆,而是通过“谁借问”、“自听渔歌”来曲折地暗示。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我被贬了二十三年,这期间,我就是在荒远凄凉的巴山楚水间度过。今可用来比喻长年处于恶劣环境,或远离亲人故土的人。


    注:弃置,指贬谪。



旅酒侵愁肺,离歌绕懦弦

    旅途中饮酒,会加害悲愁的心肺。别离的歌声和着缓慢而低沉的弦音萦绕在耳畔。旅愁难耐,借酒浇愁愁更愁,如泣如诉的乐曲更增添了愁思。以酒以乐烘托了旅愁。


    注:旅酒,旅途中所饮的酒。懦弦,缓慢和低沉的乐声。



嘉陵驿上空床客,一夜嘉陵江水声。仍对墙南满山树,野花撩乱月胧明

    嘉陵驿站,有一落宿
之客思绪重重,不得入梦。他伫立院中,一夜聆听嘉陵江的涛声,痴望着墙南山坡上的郁郁丛林。朦胧的月光中,野花随风晃动,暗影斑驳。江水单调地轰响,月色
昏暗,野花乱舞。通过这些气氛压抑的景物描写,写出一个满腹忧愁、一夜未眠的旅人的不宁心绪。用景物和行动写出旅思是本诗的主要特色。



墙外花枝压短墙,月明还照半张床。无人会得此时意,一夜独眠西畔廊

    墙外花枝参差,覆在短墙上。清柔的月光洒满了半张床。没有人了解我此刻的心情,一夜独自睡在西廊间。诗句写作者旅途中的愁绪。用花枝和明月这般美景暗示作者对团圆生活的回忆。又用“无人会意”写作者的感叹。末句写作者孤寂的心境。



天寒野旷何处宿?棠梨叶战风飕飕

    秋寒袭人,空野寂寂,哪里是我安歇的地方啊?棠梨的黄叶在凛凛寒风中飘摇颤抖,更使行旅之人心头战栗。诗写作者离家行旅时的悲惨处境。天寒路远,无处栖身,不正象秋风中的棠梨叶片,零落无依,只能随风飘荡。后一句,既写景,又喻人,相辅相承,一石双鸟。

晓随残月行,夕与新月宿

    这是诗人晚年从江南回长安途中所作。清晨起来,随着残月赶路;晚上休息,同新月一起住宿。用拟人手法,赋予明月以人的感情,伴随着作者晓行夜宿,从而写出诗人旅途的孤寂和艰辛。诗句构思别致,意境清新,语言晓畅如话。



远别秦城万里游,乱山高下出商州

    远离长安被迫飘流到万里之外,纷乱而绵延的商山诸峰,争先涌出高州城。实际上商山错落有致,并非“乱山”,但此时诗人痛苦伤感,所视皆为“乱山”,格外烘托出他的烦乱之情。



饰心无彩繢,到骨是风尘

    此句写我无意于装模作样掩饰自己的真心,结果受尽了羁旅奔波之苦。诗人用自己的笔,对自己的正直的立身为人和随之而来的饱经风霜的遭遇,作了生动的描述。表现出诗人无很的苦恼。


    注:彩繢(huì),用美好的颜色装扮起来。繢同“绘”。



淮阳多病偶求欢,客袖侵霜与烛盘

    诗人运用西汉汲黯的典故来自比,写自己愁思积郁,只好借酒浇愁,以求一时之欢愉。但是,岁暮天寒,秉烛独饮,更觉寂寞悲凉。抒发了作客他乡的失意、痛苦之情。


    注:汲黯,西汉濮阳人,字长孺,武帝时为东海太守。身虽多病,却使东海大治。武帝召为九卿,他敢于在朝廷上直谏。后为淮阳太守,带病坚持工作了七年。



征车自念尘土计,惆怅溪边书细沙

    诗人想到自己总是乘坐征车风尘仆仆到处劳碌、奔走,不觉惆怅之情油然而生,只好在溪边的沙滩上书写愁思而借以排遣。首句应作倒装句子为“自念征车尘土计”。



剑外从军远,无家与寄衣。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

    这首诗是写严冬之时,诗人孤独一身,
踏上遥远的行程,苦寒之中又万分痛苦。因为妻子已不在人世,有谁寄棉衣呢?后两句把大雪奇寒,与无家寄棉衣联系起来,以雪夜引出温馨的梦境:见妻子正坐在
旧时的鸳机上为他赶制棉衣。此首诗辞采朴实,然感情深挚,尤见诗人的心情是多么凄怆悲切。


    注:剑外,指剑阁之南蜀中地区。从军,指诗人入节度使幕府。



北斗兼春远,南陵寓使迟

    离开长安已有整整两年了,一直滞留远方未能归来。而诗人委托去南陵捎信的使者,又总是不捎回消息。作者采用直笔叙述的方式,表现了那种凄冷悲切的情怀。


    注:北斗,北斗星,这里指皇帝驻居的京城长安。兼春,即兼年,两年。南陵,今安徽繁昌县,唐时属宣州。寓,托。



烟树重重水乱流,马嘶残雨晚程秋

    连绵的山林,远望如烟似雾,弥漫山间。八方的泉水,淙淙流淌,如纷乱的白练。秋晚赶程,遇上淅淅沥沥的细雨,点点沁凉,撩得马儿时时长声嘶鸣,这声音在山中久久回响。诗人写“烟树重重”衬托路途的遥远,进而道出了旅程中人困马疲的辛苦。



香灯伴残梦,楚国在天涯

    诗句写旅宿者清晨刚醒时,在恍惚迷离中,看到孤灯荧荧,犹如在梦中。昨夜梦魂萦绕的地方就是远隔天涯的“楚国”,想到这不觉怅然若失。两句诗跳跃很大,但上下联系密切,抒写了诗人的思乡之情。


    注:楚国在天涯,温庭筠是太原人,但在江南日久,便以楚国为天涯。



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

    清晨起床,旅店外已响起了车马的铃铎声。客人在远行前,不禁为眷恋故乡而伤悲。诗句概括性强,描绘了一幅典型的“早行”的景象。


    注:征铎(duó),拴在车马上的大铃。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寄宿在茅草店的客子在雄鸡报晓、残月未落之时,便起身赶路。在
敷满白霜的板桥上,留下一行清晰的足印。诗人用独语句写出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六项景物,巧妙地勾画出与行人心境相谐的情景,构成一幅他乡游子
早行图。诗句语言精粹,朴实无华,可谓淡中藏美,平中寓奇,不愧是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



终日长程复短程,一山行尽一山青

    在旅途中整日一程复一程地不停走着,翻过一座青山,另一座青山迎面又在前头。诗人用通俗的语言,记叙了长途旅行的艰辛。“一山行尽一山青”,于记叙中富涵哲理。后来杨万里的“一山放出一山拦”即本于此。



嘉陵路恶石和泥,行到长亭日已西

    嘉陵附近路险难行,行不多远,到长亭时日已西斜了。诗句记叙路途险恶,旅程艰辛,虽未着重描写石、泥如何挡道,而只计一时行路甚少,如此自有新意。


    注:嘉陵驿,今川、陕间的嘉陵江上的古驿站。长亭,古时十里一长亭,是送别之所。



咫尺愁风雨,匡庐不可登

    “咫尺”是八寸,形容距离极近。匡庐指庐山。近在咫尺,本是极
易登临。说“不可登”,是什么原因呢?这是江行遇雨所致。船行庐山脚下,却为狂风骤雨所阻,不能登山。“不可登”写出使人发愁的“风雨”之势,“愁”字则
透出了诗人不能领略名山风光的懊恼之情。“不可登”不仅表示了地势的由下而上,而且描摹了江舟与山崖之间隔水仰望的空间关系。诗人仅用十字。道出了当时当
地的特定场景,颇为巧妙。



谁知孤宦天涯意,微雨萧萧古驿中

    赴任边陲,驿中遇雨。听潇潇之雨声,令人动绵绵思乡之情。孤宦天涯,故园难回,心中的哀伤,又有谁知?诗句于悲凉、哀叹中,流露对仕途的厌倦之意。



归计未成头欲白,钓舟烟浪思无涯

    诗人羁游他乡数载,欲归而不能,常常对天伤叹,不觉头发渐见斑白。在烟波浩渺的钓舟中,那思乡之情又充满心胸,如这滚滚的江水,无际无涯。用烟浪形容归思,以有形写无形,增强了感染力。



九十九冈遥,天寒雪未消。羸童牵瘦马,不敢过危桥

    天寒山高路遥,皑皑积雪未消。弱童手牵瘦马,不敢独过危桥。全诗是一幅弱人危道的羁旅图,既是行旅生活的真实写照,亦是用形象说出世道的艰险和人生的多难。



马蹄不为行客留,心挂长林屡回首

    旅途上路旁虽有美景,但为了赶程也不敢多作停留观赏。只有把我心挂在高林枝上,让它久久回味这里的佳境。“心挂长林”想象奇特,不由令人想起李白的“我心忆长安,西挂咸阳树”的诗句,诗人借此抒发了对湘江岸边美景的留恋之情。



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

    首句是回忆其兄驾帆远航的情景。水远舟浮,直通天边,让人牵忧。次句是想象其兄披星戴月,旅途苦辛,形单影孤,令人思念。诗句在平凡的描写中见真挚的感情,让人难忘。



长漂如泛萍,不息似飞蓬。问是何等色,姓贫名曰穷

    长期漂泊流浪如水上浮萍游走不定,昼夜不息的劳作象纷飞的蓬絮无一刻安宁;若问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生来姓贫名叫穷。诗人把穷苦人比作“泛萍”、“飞蓬”,形象地反映了他们颠沛流离的生活遭遇。



荡子天涯归棹远,春已晚,莺语空肠断

    暮春时节,游子在外,浪迹天涯而不能回归故里。耳中空闻悠扬的莺声燕语,更令人肝肠欲断。词写旅人的乡思之情。


    注:棹(zhào),划船用的桨。此指船。



风微烟淡雨萧然,隔岸马嘶何处?九回肠,双脸泪,夕阳天

    残阳、微风、细雨,勾起旅人心中无限愁苦。对岸又送来坐骑的嘶鸣,更令游子回肠九曲,热泪双流。“风”句写景,透出一片凄惨;“隔”句写声,更见其苍凉。后几句从正面写旅人的心理、神态,充分表现出旅愁无限。



饮散离亭西去,浮生常恨飘蓬。回头烟柳渐重重,淡云孤雁远,寒日暮天红

    饮罢饯行酒,踏
上西去的旅程,开始了孤身漂泊的生活。一步三顾,船儿渐去渐远,离愁也层层加深。见淡云浮动,落日残照;听孤鸿哀唳,征雁凄鸣,岂不令人心旌摇荡,悲从中
来?“孤雁远”,将自身的乘舟远去隐寓于内。环境气氛的渲染、景物的烘托,准确地道出了当时的复杂情感。



今夜画船何处?潮平淮月朦胧,酒醒人静奈愁浓。残灯孤枕梦,轻浪五更风

    风送征帆,浪催
船行,孤寂无聊,只能借杯酒以浇旅愁。而一旦酒醒,只见朦胧的月光淡淡地落在水面和船舷上,空旷的田野寂无人声,更觉冷落萧瑟。为忘却填塞胸臆的愁情,只
好在荧荧烛下伏枕而眠,挨到天明了。前两句与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有异曲同工之妙,衬出旅途中落寞孤寂的情怀。末两句结语,含蓄隽
永,耐人回味。



一觞一咏无诗侣,病倚山窗忆故人

    独自一人喝酒、咏诗,但没有会作诗的人相和。身在异地他乡又患疾病,不禁倍感凄凉,忍不住靠在窗口思念故乡的亲朋好友。两句诗描写了作者寄身他乡的悲凉心情。“倚”字在这里用得好,写出了诗人孤独的心理,即使在病中也强打起精神,以获得精神上的安慰。



冻云黯淡天气,扁舟一叶,乘兴离江渚。渡万壑千岩,越溪深处

    天色阴沉,浓云带有寒意,行人乘兴驾起小舟离开江岸,欣赏着越州地方的灵山秀水。越溪,这里泛指越地。万壑千岩,典出《世说新语·言语篇》:“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句中以此赞美旅途中沿江两岸山川景物的壮美。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句中是游子自问,感叹近年来的遭际,萍踪浪迹,落拓江湖,滞留异乡。传达出封建士子生活的辛酸痛苦和幻想未来而四顾茫然的神情。这里的词句不作回答,更暗示出难言之苦,及一言难尽之意了。愈隐愈显,含蓄动人。


    注:淹留,久留他乡。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这是词人写于晚年郴州谪所的哀苦凄厉之语。句意是,哪
里能忍受得了孤身独居在春寒笼罩的旅舍之中,更何况在暮春黄昏的时候,子规声声悲啼,好似时时在提醒我“不如归去”呢。这里虽是写实,但前句侧重身心所
感,一个“闭”字,道尽了谪居的冷寂,后句摄录了耳目的见闻,从而将心境与环境揉在一处,构成了凄切孤寂的气氛。



梦破鼠窥灯,霜送晓寒侵被。无寐,无寐,门外马嘶人起

    从梦中惊醒,看见饥饿的老鼠在偷
吃灯油,润湿的寒风将被子吹得冰凉,无法再入睡。正在辗转反侧之际,门外响起了马嘶人叫的嘈杂声,该起床了。句中选取行旅生活的典型事物,着力烘托和渲染
旅居环境的鄙陋寒苦,极富表现力地展示了旅居生活的困苦,流露出过客悲怆、凄苦之情。



驿路侵斜月,溪桥度晓霜

    此二句描写披星戴月,长途跋涉的艰辛。夜里由明月陪伴在山间驿路上行进,拂晓踏着严霜横度溪桥。这里“侵”、“度”两字下得传神有力,前者写出了月窥山路之态,后者表现了行人走过霜桥的艰难之状。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

    吴淞江上,水旅程中,阴雨绵绵,行船不停地划动着双桨,荡起的波浪和着浮生的莼菜流滚。游子身穿蓑衣,在暮色笼罩下望着水连天、水连地的景象,心里的愁情遽增陡长,就象迷濛的烟雨,弥满在空阔的江面。这是先点画出行旅的特殊环境,然后借景吐情,使二者入境。



别缆解时风度紧,离觞尽处花飞急

    解缆开船正值风顺浪急,迅驶而去,酌酒欲遣离情,举目所见又是纷纷扬扬的残花,使人格外烦恼。这是用外界景物烘托内心情绪,感兴自然生发,不觉生硬槎牙。



江南自是离愁苦,况游骢古道,归雁平沙

    愁绪满怀的江南游子已被离忧所折磨,更何况只身匹马在荒凉的古道上长途跋涉,愈加感到郁闷。可是偏偏就在此时,北飞的归雁又逗起了新的羁愁,简直是痛苦不堪。这里采用进层加倍的手法抒写游子之悲,句句加重,往复顿挫,披露其心理活动。


    注:驄,泛指马。



一身犹在,乱山深处,寂寞溪桥畔

    长期飘零的主人公,至今有家难归。仍然身居乱山之中,流落溪水桥畔,饮风吸露,倍尝艰辛。句中用疏墨点染的笔法,以幽邃寂寥的环境表现主人公的遭际。